在纽博格林赛道的修罗场争创圈速纪录

有意思 小丑鱼 浏览 评论编辑:小丑鱼
  • 未满18不要点击
  • 在德国西部的中心地带,有一条与众不同的赛车道。它盘桓于纽博格小村之外,穿行在艾费尔山脉山麓的森林里。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为了提振当地低迷的经济,德国在这里建设了第一条国际级别的赛道—纽博格林赛道。尽管赛道周围风景如画,但却难以掩饰它令人生畏的名声——93年来一直如此。

    如今,这里已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它以赛道为中心,为来到这里的各大汽车制造商以及纷至沓来的各类游客提供服务:观赛、摄影、亲自驾车驰骋,不一而足。“只要你够胆量,且口袋里有22欧元,赛道每天都向你开放。”这一特色吸引了成千上万人。专业车手驾驶着各种交通工具在赛道上驰骋,从超级跑车到轻便摩托车到旅行车,包括那辆因此出名的老旧的 DHL Transit 货车,来者不拒。

    纽博格林赛道不仅包括建于80年代的独立的南环赛道,还有附近长12.9英里(20760米)的北环赛道。北环赛道比常规赛道长4到5倍,赛道曲折,弯道众多,为车手记忆地形和掌握驾驶技巧增添了难度。规模庞大的北环赛道究竟有多少个弯道?大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官方数字是73个,但也有人说是150个之多。

    “毫无疑问,它是地球上最伟大的赛道。”赛车手蒂莫·伯恩哈德如是说。他曾五次获得纽博格林24小时耐力赛总冠军,两次获得勒芒24小时耐力赛总冠军,并作为精英车手在保时捷厂队效力20年。2018年,他创造了一项可能永远不会被打破的圈速纪录,在北环赛道的传奇中留下了自己的名字。“我一开始就被这条赛道吸引住了。我认为,如果有人能在这条赛道上高速行驶,那他就能在任何地方飞驰。”

    正因为它的庞大,赛道气候也变幻莫测,有时这个弯道下雨,而在另外那个弯道却阳光普照。别忘了,这里一年中会有223天都在下雨。

    兰博基尼赛事运动负责人、前试车手乔治·桑纳明确表示:“这绝对是最难驾驭的赛道。”他每年在纽博格林赛道试车的圈数可达500圈,测试的车型包括 Murcielago、Gallardo、Aventador 和 Huracan 。

    桑纳说:“有些赛车手是这条赛道的专家。他们在其他赛道上的成绩不俗,而在北环赛道上的表现则极为优秀,因为它充满神秘色彩,性格独一无二。在不同的弯道,车手能体验到不尽相同的天气和地面状况。”

    车手们还要应对大约300米的海拔变化。从布赖特沙伊德的最低点到阿赫特山的最高点的路段是伯恩哈德最喜欢的一部分。他说:“从那里开始,赛道就变得超级流畅,只有几个高速左弯和右弯,你不需狠踩刹车,只要保持速度,就像坐过山车一样。”

    这个赛道的每一处,都会为车手带来不一样的挑战:紧接着直线赛道的急弯,看不到前面路况的陡坡,隐藏在道路尽头的猛转,一个个意想不到的上坡……没有符合标准的缓冲区,车手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小心地驾车穿过森林,并随时提醒自己,任何错误都将导致撞车。更可怕的是,由于赛道占地广,事故发生后等待救援的时间也同样很长。如今,赛道周围都安装了防撞护栏,而在之前,那里只有——树木。

    伯恩哈德说:“有些时候你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活下去。比如在驾驶着使用没有花纹的高速胎的赛车却赶上天降大雨时,或者赛车突然爆胎的瞬间。我对待这条赛道的态度和对待其他赛道完全不一样,因为它的缓冲区数量有限,弯道的形式也各不相同,有些弯道的路缘很高,你根本不敢接近。我一直有种这样的感觉:在这条赛道上,你永远无法发挥百分百的实力,因为总会有未知的情况等着你。”

    驾驶赛车风驰电掣般驶过森林中隧道一样的赛道的经历,令曾经获得三届 F1 世界冠军的杰基·斯图尔特为这条赛道起了一个绰号——“绿色地狱”。这个名字一直被沿用到今天。1951年,纽博格林赛道首次登上了刚刚创立不久的 F1 赛事的赛历,并立刻吸引了超过37.5万名观众。在这之后的18年里,共有5位 F1 车手命丧于此。

    由于越来越多的人担心安全问题,1976年的德国大奖赛成了最后一届在北环赛道上举办的比赛。比赛前,尼基·劳达带领一些车手主张抵制这场比赛,原因是赛道规模太大、天气造成的风险太过难以确认,并且缺少足够数量的赛事裁判。他的意见被其他车手否决了。

    在第二圈,正如劳达所担心的,在复杂的天气和路况下,他驾驶的法拉利赛车在到达矿坑弯道(一个独立路段,离赛道起始点有6分钟的车程)前的一个急左弯后悬挂系统发生了故障,冲进了草地路堤,导致赛车起火。

    另外三辆车相继撞上了劳达的赛车,盖伊·爱德华兹和另外三名车手将劳达从燃烧的赛车残骸中拖出来。赛事裁判迟迟没有出现,当医疗直升机在6分钟后从赛车维修站赶到现场,劳达已经陷入昏迷,面部和身体严重烧伤,命悬一线。

    1976年,尼基·劳达因为赛车在纽博格林赛道上发生事故起火,面部和身体被严重烧伤。

    此时,赛车运动正在经历现代化改革,出于安全的考虑,一些老式赛道被赛事淘汰了。因此,纽博格林赛道的 F1 合同未得到续签也不足为奇。正当北环赛道即将要没落荒芜之时,高性能跑车和改装车型的市场开始崭露头角。这其中就包括了成立于1972年的宝马 M 部门。该部门专门生产量产汽车的高性能版和定制版,这就需要更严苛的开发和测试。

    早在20世纪20年代,建设纽博格林赛道的初衷之一就是为萌芽中的德国汽车工业提供测试场地。50年后,正是这一使命让北环赛道绽放了第二次生命,并成为汽车行业最重要的试验场。独特的地形特点使它成为车手的炼狱级训练场,而测试的结果自然可以被应用于汽车研发。

    保时捷首席测试和底盘开发车手拉尔斯·克恩表示:“如果你调校的汽车能通过纽博格林赛道上的测试,它就能应对所有挑战。这就是纽博格林赛道的独特之处,无论对汽车还是车手来说,它都是最严苛的考官。”

    克恩根本记不清他在北环赛道上跑了多少圈。在他回答“好几千吧”之前,他甚至迟疑了一下。在第一次踏上这条赛道之前,他已经躲在卧室里通过《极限竞速》在北环赛道上“练习”了数千个小时。正是这段经历让他在真正的赛车比赛中占有了一席之地。

    在谈到自己真正在赛道上刷完一圈的感受时,克恩说:“行驶在赛道上的感觉和在游戏中很不一样,但我至少知道该如何前进。最让我感到措手不及的是赛道高度的变化,这在赛车模拟器上是无法感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