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优美日记 > 正文

分享一些好诗。现代诗

分享一些好诗。现代诗


东森林 | 神经病


随手拍

走进一单位院子

拍完枣树

拍红砖的房子

身后走出一人

板着脸问我

你拍什么?

我说拍照啊

房子、树

他命令似的:

给我看看

我想看就看呗

划开手机

将那几张指给他

他说这有什么可拍的

神经病

我往院子外走

心里说你才神经病

2021.3.26


摘桃子 | 哈雷


它坐上桃枝上

流水穿过春天的身体,酿出

果香。其华灼灼啊

夏日繁盛一时,桃们争相挤入

各自的时空,争相以少妇的韵味

和色彩,打动生活


唯独这颗端坐枝头

欲摘它时指尖如被电击

——是因为我的冒犯

或是亵渎

像一个为老不尊的人在公车上

触到丰乳肥臀


我用了几天时间

将逐渐成熟的桃子採摘下来

唯独将这颗留在枝上

是还它清白?还是证明自己的清白

直到一天,我目睹一只鸟

啄净它的果肉,心状的桃核,孤立在枝丫间

2020-12-09奥克兰


两性人 | 哈雷


草色的夜暗下来

蛐蛐叫声

有入秋的星星般轻盈

明亮,足以让我去

熄灭屋里所有的灯火

只留一屏诗句

陪祖国

过个小年


我的体内同时装着两个国度

两种季节

有时还是两性人

——无垠夜色里的奸夫

万千山水中的

荡妇

2021-02-05奥克兰 母国小年日


银河大风的诗 | 父亲的威严


很像白色恐怖

不到杀头的份儿

但空气中

一直有

笼罩着我们

四个孩子和母亲

他要高兴

我们都放松了

他要生气

我们谁

似乎都要

摒住呼吸

在这种气氛下

我记住的却是

开心的事

都是在饭桌上

一是有一次

他坐马扎

一下子

坐歪了

坐到了地上

一次是他

放了个屁

我们都忍着

不敢笑出来

要忍住笑

对我来说

太艰难了

不得不

中途退出

说吃饱了

转身到里屋

无声地把笑

一点点

挤到空气中

2021/02/28


| 重回上甘岭


终于攻下山头

二等兵麦·卡拉汉

率先冲上阵地

眼前的一幕

让他大吃一惊

三十多具尸体

横七竖八躺在阵地上

仅剩下一名

手无寸铁的

中国士兵

背靠在一截

没了枝叶的

树干上

看上去年纪很小

满脸满身泥土

浑身发抖

好像已负重伤

他的嘴里发出

哇啦哇啦的怪叫

麦·卡拉汉示意战友

不要开枪

要包围活捉他

此刻中国士兵

还在叽哩咕噜

吼着什么

他背着步话机

有人惊恐喊道

话音未落

密集的炮弹如

疾风骤雨落在阵地上

100多美国官兵

仅三人幸存且重伤

麦·卡拉汉左腿被炸断

中国士兵也被

炸上了天


50多年后

有一个机缘

有个中国人

给麦·卡拉汉

翻译了当时

那个中国士兵

吼的是什么


我是851

我是王成!

敌人把我包围了!

亲爱的首长,同志们!

请向我开炮,为了胜利,

向——我——开炮!

2021/03/05


| 精液雨


骑车进入小区

老远就看到一个

小老太太

在高声说话

近了

听出她在

骂街

她朝向的

是一排房子

没有一个人

在外面

但相信墙后面

会有许多耳朵

我穿过

她面前的路

辨析出

如下字眼

野猪操的

驴操的

狗操的

骑出很远

我意识到

我刚穿过一片

精液雨

2021/03/06


| 谁对谁有感觉,只要碰一下就可以了


我希望将来有一天

人们会达到

或者进化成

这种样子

碰一下

一切都完成了

省却了试探

拍拖

猜疑

吵架

重归于好

结婚

离婚等等

一切程序

而孩子却

生了下来

2021/03/12


| 流氓树


植树节

想到前几年

种了几棵树

在某个地方

那时参加一个

植树节活动

活动结束

也就是种完树后

就离开了

这么多年

再没回去过

我希望那些树

已长成参天大树

它们光合作用

产生的氧气

更多地来到了

我身边

它们的种子

被鸟衔着

也落到

我周围

它们开的花

(它们最好开花)

尤喜女孩子

落在她们头上

脸上衣服上

运气好的话

还会跟她们回家

一起上床

2021/03/12


| 我们正在成为亲戚


今天收到张小白

寄来的一大箱

耙耙柑

想到去年

我给她寄过

冬枣

前年她

也给我寄过果果

再早前我给她

寄过书房文具用品

一想到我们正在

成为亲戚

我就觉得

哪里不对劲

2021/03/13


| 她的名字叫小红


想起自己也有

残酷到令人发指的时候

小学有个女生

坐我后面

我们关系很好

开玩笑嬉闹什么的

她非常喜欢我

后来费了一些劲

跟我调成同桌了

我不知哪根筋不对劲

从此再也没有

跟她说过一句话

眼神都没有

现在想来不可思议

那得给她造成

多大伤害啊

我大学毕业后有一天

听大姐说

她喝农药自杀了

2021/03/25


| 那天你还有一件必须要做的事


想起我带你

品尝啤酒的

那个下午

喝了有

三四种吧

然后你就

不在这个

维度里了

这好像是你

第一次醉酒

你找不到自己了

我也找不到你了

把你层层脱光了

也没找到

2021/03/29


| 命运在开会


人生有一些

眼睁睁的时候

你只能看着

而根本没有机会

做什么

比如有一次

跟前车太紧

速度又快

它突然刹车了

我能做的只有

把全身重量都

死死压在脚刹上

剩下的只能是

听从命运的安排

那段时间很短

刹那就过了

那段时间又很长

我甚至可以看到

命运在开会

大家都到齐了吧

事情已经

摆在这了

我也就不详述了

大家讨论一下

给这人一个

什么结局

说出你的理由

说时迟那时快

经过多轮讨论

最后投票表决

结果公示

那次命运

放过了我

2021/03/30

发表评论

  • 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阅读

最新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 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