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思念日记 > 正文

散文:清明祭母

作者 采薇


散文:清明祭母

母亲走了

我在新城租房陪高考的女儿,为了女儿有安静的学习环境,我把所有的电子产品关掉。早晨还沉浸在梦乡里,“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惊醒。心里嗔怪谁敲错了门,心里满不高兴晕乎乎地起来。

我惊诧疑惑地开了门,表弟妹气喘吁吁地说:“大姐,我大舅妈过去了!”我一时没有听明白我大舅妈是谁?表弟妹接着说:“昨晚十点多过去的,打你的手机姐夫的手机都关机。”我大舅妈,我大舅妈?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反复想我大舅妈是谁?我突然从混沌的睡梦状态清醒。“你是说我妈过去了?”我急促地摇头。

“不可能,不可能的,怎么会过去了?不可能的,怎么会过去了?”我的心霎时好似插了一把刀,半天失去了感觉。

我梦语般的说:“人都说亲人离去会有预感,可我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呢?”我哭不出来呆呆地坐着,心里空茫茫的。

我和弟弟曾经说姥姥活到九十多岁,从遗传的角度看妈也会长寿。母亲怎么就无声地走了呢?母亲的生命定格在七十一岁的秋天,灵魂飞向了天国。

活到四十几岁不知是有意还是刻意回避,我从不去参加任何葬礼,我第一次直面死亡,面对生离死别。回到老家看到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在,看着身体覆盖着黄色的绸缎,和遗像笑容依旧的母亲,我无法相信母亲真的离去了,好像在梦中,我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不是患了十五年的脑萎缩夺去了母亲的生命,是糖尿病并发症夺去了母亲生命。哥哥、弟弟叫急救车,把母亲送到医院已经晚了。

中秋节本想回去看望母亲,因孩子马上面临高考怕影响学习没有回去,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心里无限悔恨,泪水伴着悔恨让我痛不欲生。所以说尽孝要及时,不知什么时间老人会突然走了,让你没有了尽孝的机会。所以对老人该做的事,不要迟疑不要拖延。“子欲孝,而亲不在”的感受让人心碎。

看母亲的遗容苍白安详像睡着了,结束了近十几年疾病的折磨,灵魂飞向天国。但我们无法相信母亲真的离去,尽管母亲没有了思维,尽管母亲没有意识,尽管母亲一切不能自理。母亲只要在家“嚓嚓”地来回在屋里走动,我们回家的渴望就很强烈,回家就很幸福心安。母亲的离去这份温暖戛然而止,留下三个人到中年的孩子,心像没有根基的浮萍飘浮不定。

看着母亲在我面前离去,肉体变成灰烬,我的意识瞬间变成空白。无法相信母亲在这世界真的消失了,真的走了,变成青烟一缕灵魂升入天国。从此相信上天有一双亲人的眼睛,在注视着我,关爱着我,保佑着我。祝愿母亲去天国的路上一路走好,远离疾病,远离烦恼。


想 念


送走母亲,我留在家里陪伴孤独的父亲。看到家里母亲的遗物,睹物思人心力交瘁,晚上不能入睡打开所有的灯,打开电视看,也不知电视在演些什么。我只是需要声音需要光亮来消除心里的恐惧,一关灯我感觉母亲“嚓嚓”地向我走来,一闭眼就看到母亲在殡仪馆时苍白的脸。就这样睁着眼睛盼望漫长的黑夜快些离去,盼望快些天明。看到一宿没睡的我,父亲说:“你自己的妈,有什么怕的,天快亮了,去睡一会儿。”父亲起来准备早餐,我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

父亲辛辛苦苦照顾患脑萎缩和严重糖尿病的母亲十五年,母亲突然离去,父亲后半生形单影只。母亲在时他整天忙碌一天没有闲暇,突然一切停止,他无所适从,不停的收拾屋子不停地干活,来驱散心中的忧愁。“唉!唉!”一声接一声长长的叹息,让我听了心里难受。我知道父亲比我更难受更孤独,只是他不说。

连续三个晚上我都没有睡,极度的恐惧,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地步。三天到墓地给母亲圆完坟,望着冰冷的墓碑和母亲说再见。我虚弱地对父亲说:“爸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我回去了。”再不离开,我会病倒。家里还有两个上学等着吃饭的孩子。留下孤独的父亲我心里有些不忍,叮咛兄弟多去看望父亲,叮嘱父亲多出去转转。转身含泪离去。

母亲的离去把长长的思念留给我,人多时热闹时我会暂时忘了,自己孤独寂寞时会突然想起母亲,总感觉她没有走,好像还活着,不相信给我生命的母亲真的走了,一切好似做梦。想起母亲我就眼含泪水思念揪心,孩子想念母亲,那种思念常会不期而至。看电视时一段情景会让我想起母亲,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下来。看到对面白发苍苍步履蹒跚走过的老人,也会心酸,不知不觉中总爱想起母亲从前的点点滴滴。我仰望蓝天诘问,妈,你真的去了天堂吗?人真的有灵魂吗?有时会自责我是否对母亲做到尽心尽孝。

在我的手机里存着几张过年时我为母亲照的照片,母亲穿着我为她买的红毛衣,花白的头发,呆滞的表情。这是妈妈留下的几张近照,看着照片我失声痛哭,孩子和母亲血脉相连,失去母亲就像失去了根。我把这几张珍贵的照片洗了几份,给哥哥弟弟邮回去,留作永久的纪念。

漆黑的夜我望着夜幕心语,母亲你的魂魄怎么不入我的梦里。从母亲走我一直没有梦到母亲,我期盼人有魂灵,和母亲在梦中相聚。人对生的疑惑,对死的疑惑,让人烦恼丛生,人生没有疑惑是种幸福。母亲入我的梦萦,我会相信母亲真的离去,灵魂升天了。


梦 萦


想念母亲的思绪时时积聚心头,无法释怀无法放下,想起母亲就一阵阵心悸。我知道我无法再见到母亲,我期盼母亲入我的梦里,“魂魄不曾入梦来”,很长时间母亲都没有出现在我的梦里,等待虚幻的梦让我失去了期盼。人有灵魂吗?我无从知道。

在我失去期盼的心时,一日夜里母亲来到我的梦里,梦中我的心都在欢喜,我终于见到母亲啦!梦中的母亲是四十岁左右的模样,穿着母亲自己做的灰色上衣,齐耳短发。我问母亲:“妈你的病都好了?你什么都能干了?”母亲没有回答,在哭泣。后来我看到母亲在旋转在跳舞,心里想母亲跳舞是不是心里难受,母亲始终没有和我说一句话。这时我惊醒,漆黑的夜呆呆地坐在床上哭了,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母亲来我的梦萦让我相信一个现实母亲真的离去了,魂魄和我在梦中相见,却没有和我说一句话。

给弟弟打电话说我梦到母亲,没说几句就哭了。电话里我听到弟弟也在哭,上午弟弟和弟妹到父亲家去浇花。为了让父亲散散心,由侄子陪着去香港旅游,他俩睹物思人心里难受,回家看到他儿子写的日记,孩子把思念奶奶的心情都写在纸上,看完日记俩人抑制不住痛哭。我们和母亲脐带相连的血脉亲情滴滴如血,思念母亲的情感相同,我们都是母亲的孩子,孩子想念母亲的思念之情挥之不去。

有母亲的家才是家,记得在幼年、青年、中年,我们风尘仆仆地往家赶。进屋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妈呢?”我们的家因母亲的离去而空落落的,心是被抽空的感觉。


散文:清明祭母

图片来自网络侵权请删

发表评论

  • 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阅读

最新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 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