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笑天新书发行,接受专访畅谈散文

散文随笔 小丑鱼 浏览 评论编辑:小丑鱼
  • 未满18不要点击
  • 近日,我国当代著名作家、表演艺术家、书画家王笑天先生,接受《南方都市》独家专访,介绍新书散文集《尘埃和海沙》,并专门就散文创作和现状等问题与读者和文学爱好者们进行交流。

    王笑天新书发行,接受专访畅谈散文

    采访实录

    记者:王老师您好,我是《南方都市》记者,我很早就读过您的散文《晴.雪.郁》和《不再清澈的眼神》,后来就一直关注您,喜欢您的作品。最近听说您沉寂多年之后终于又出新书了,而且还是您一直钟爱和擅长的散文,我非常激动,特意向总编室申请对您进行专访

    王笑天:首先感谢你的关注和厚爱。的确,如你所说,上个月我的散文集《尘埃和海沙——天地间微不足道的表达》,已由作家出版社编辑发行。这本书是我十年前出版那本诗词集之后的又一本新书,也就是说我已经近十年没有出新书了。这本书收录了我近20年来所创作的短篇散文当中的精品60余篇。

    记者:相信这本新书一定会得到更多读者的喜爱和社会各界的关注。我们知道您是一位优秀的作家,更是一位出色的散文家,今天我们想就散文的话题和您聊一聊,向您请教一些散文赏读和创作方面的知识。这样对您的读者和广大文学爱好者来说也是一种帮助,让大家更好的、更直观的走进文学,走进散文。

    王笑天:好的,愿意回答你的问题,也很愿意通过你们的平台与读者和写作爱好者们进行交流。

    记者:都说散文写作要靠情感的带动才能动笔,在您的实践中,您觉得这十分重要吗?

    王笑天:当然,文学创作是一个灵感与激情相交融的过程,没有灵感,硬性写出来的文字,文学的热情、文学的能力是找不到的。小说、诗歌、报告文学是如此,散文更是如此。并不是散文需要抒情,其实抒情的散文并不是我们所特别欣赏和追求的,但是任何一种以散文的形式进行表达的文字,都需要灵感的点燃。而灵感不是等在那里的,它是激发出来的,提醒出来的,催生出来的,它的出现也许是蓦然回首的灯火阑珊处,也许是忽如一夜春风来的万树梨花。所以有了创作的准备,你还得等你的灵感,等情感的触碰,等欲望的萌动,等你的丰沛的情感追随你的灵感春风化雨,才容易使文字发出温度,生出火花。

    记者:王老师,都说散文创作需要情怀,也就是散文写作的真性情,您能否就此再谈一谈。

    王笑天:我是这么认为,一篇好的散文,是一定能够看到一个作家的情感脉络的,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情怀吧。散文是一个个体写作,一种自我的倾述,一种内心的反映。你的认知,你的感受,你所表达的事情,全都需要在情感的框架下进行,没有情感,出来的文字是干涩的,枯燥的,没有弹性,没有水气,没有力量。比如我们喜欢的《岳阳楼记》、《醉翁亭记》、《陋室铭》等古代散文名篇,我们都能看出作家流畅、生动的情感脉络,看到作家内心的真实反映,让人每读一次,都有感于心,引起美好的共鸣。带有情感的散文,文字的鲜活性,结构的跳跃性都能体现出来。即使你觉得是理性的东西也是含有情感的,只不过他的情感更隐更深一些。有些人一辈子不写什么东西,但突然某一件事情的触动使他动笔,或就刻骨铭心。

    记者:王老师,我们通常注重小说的语言,诗歌的语言,散文创作中,为什么也要强调语言的重要性呢?

    王笑天:小说可以是虚构的,也可以是亲身经历的,真实的,但小说的真实仍然允许作者的加工,在某些事件某些人物中加进大量的虚构成分,这个是没有微词的。但是散文不行,散文不能违背散文的道德规范与行为准则,它即使有虚构,也只是在枝枝叶叶上的勾画,而不能在主干上用彩。当然,作家在写作的过程中,只是因为经历有感而发,写出来后才发现有些文体特征不是太明显,明显的是他的文字色彩,他的叙述能力。比如史铁生的《我那遥远的清平湾》,小说把他评成了优秀小说奖,也有散文把它收进了优秀散文集里,这篇文章就具有小说和散文二者相通的元素。所以,我认为,作为一个写作者,想写一个经历,写成什么体裁也可以事前不必太在意,只要倾心去写,只要写得好就行。我们强调散文和小说的不一样, 是散文基本要求是你的经历、事件、情感都必须是真实的。现在有人却把过去写的小说修改修改当成散文去发表。他里面的事件都是假的,甚至人物也是假的,由于有情节,有故事,有描写,带有了一些可读性,一时骗过了编辑和读者。但是时间长了,就会露了马脚。说到跨文体,曾经有一段流行跨文体写作,它会将长于叙述的文字甚至带有评说的文字放到这一文体中来,实际上,跨文体跨的还是散文性,它不可能跨小说,或者跨评论,因为散文的文体特征和范畴更宽泛些。

    王笑天新书发行,接受专访畅谈散文